拉力机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拉力机设备
热门搜索:

最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施老爷子在涂料行业如何yv

发布时间:2022-06-19 16:23:16阅读:来源:拉力机设备
最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施老爷子在涂料行业如何yv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看施老爷子在涂料行业如何延续其心路历程

施生;祖籍云南,出生内蒙;上山下乡,考试回城;大学任教,下海经商。1994年到2002年在华润涂料从事销售工作,与郭生一起,创造过木器漆销售愈十亿的神话。后分别任职于长实、美涂士、嘉宝莉及ICI。他在涂料界有个绰号——老爷子。

中国民用涂料行业里的能人并不多,依据入选与排名都不分先后的准则,施老爷子能入围上榜是很自然的。

一、花有意

1994年,同郭生一样,施生也是舍弃了讲师的职位,在小平南巡讲话之感召下怀着满腔热血南下,加入了当时还只是民营小厂的华润涂料,并受重用建立宏观调控与市场调理机制,成为华润早期的职业经理人之一。凭借自身的素质和才华,以及高速增长的行业机遇,其协助郭生一起在华润长袖善舞,创造了华润木器漆年销售额愈十亿的佳绩。

与郭生如出一辙,因为在华润的不菲成绩,施生也陆续受到中国涂料市场上其他优秀本土企业的青睐,如长实、美涂士、嘉宝莉等。基于华润的战略调整与人事变动其实,施生先后转投上述民营企业,并继续被委以重任,只是脚跟始终没扎定下来,各家逗留几日便自作逍遥而去。其中,最短的数在嘉宝莉,前后不到一个月时间,传说中也没收一分钱,纵然离开前的头天晚上还给公司营销人员做了场精彩的内训,但终究仍落的个“到这养老来了”的骂名。

不过,正当行业人士纷纷为其前途杞人忧天,以及本土知名企业高管们嫌弃他老了时,施生却出人意料的于2007年下半年出任ICI中国区木器漆经理。但或许是上天捉弄人,施生此行仍是好景再次不长。

历史的发展证明,老实人终究不吃亏,邪不胜正是靠谱的,但我们很多人不明白,这个命题有个前提条件——时间。在这个世界上,意外的事情总是经常发生,因为历史不但是曲折的,而且有时还会出现倒退的现象,往往在一切看似顺利的时候,却容易出现重大的转变。如施生般,碰巧几度在一切看似顺利的时候,出人意料的出现重大转变,进而成为时间的对手。

行谣中说施生执掌ICI木器漆期间,可谓是不辱使命,不但创下销售增长45%的佳绩,而且还在08年初推出了全新的产品体系,一定程度上也为ICI服务中心体系的建立作出了贡献。但自ICI因进行更为宏大的战略调整而正式被Akzo收购后,ICI的人事变动就开始异常频繁起来,作为ICI中国区木器漆经理的施生,纵使成绩斐然,也难以幸免。当然,也有行谣说他是自己急流勇退的。但不管怎么说,这位有着华润背景和几经辗转本土其它知名涂企的职业经理人,如之前般再次匆匆的为自己在跨国涂企ICI的高管生涯画上了句号。

二、花未老

相比施生在华润、ICI的数据业绩,真正让我们领教施生宝刀未老之厉害的,我认为是他那《顺德涂料三辩》(又名“外行论商道——关于顺德涂料的思考”)一文,施生不但从事、人、心三个层面对企业的运营进行了全盘解读,更是给出了控制企业发展的终极原因——“尽由心生”的道理。

我们从该文中,足见施生对顺德涂料的专知深见透识、丰富的行业历练与深厚的国学功底。纵览行业文章,依个人拙见来看,此文在行业内,颇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之风范。也正因此,连我等清高之徒,对施生之尊敬油然而生。

在2007年初《中国涂料报》的年终答谢会上,我与施生首度照面。或许是因为我俩之间年龄差距的缘故,老爷子给我的感觉是傲气盖过傲骨,沧桑多过感慨。赏着他那“涂料三辩”之灿烂思想时,我似深深的感受到其“精气之不足”。可以想像,这些年辗转的经历,其内心是何等的煎熬,其心路是何等的坎坷。

所谓牛人在水一方,但江湖如营盘,牛人如士卒。如今的职业经理人就如推上舞台的布偶,竭力表现后谢幕,再登上另一个舞台继续表演,如此往复而已。对此,我想施生早已厌倦。与老爷子真正交往过的人都能明白,短期的利益对他来说是多么的渺小,而生意原来还有另解——尽由心生啊。

一位与施生甚熟的行业人士曾说,老爷子一直觉得自己不得志,其北方人的性格会让他永不服输——继续为中国涂料行业“传道,授业,解惑”。于是,我们见到其在《中国涂料报》2008年论坛上担当特邀主角,见到了他新开设的“青林茶语”专栏(也曾一度开博),还有就是进入了独立顾问的行当。

了解施生的人都知道,他所探求的根本就不是什么涂料以及涂料行业,而是他的心——尚未磨灭的满腹经纶执着于干番事业的性格。因此,他开始以休闲的姿态,从哲理的角度对人的心进行思考。说到休闲,很多人或许觉得不妥,但它确是有识之士所真正追求的状态,也是经济学家们所一致公认的——人一生中最大的财富。

三、水无情

如正义和道德值得景仰和三拜再填上泥沙固定九叩,但却不能当饭吃,不能当衣服穿,更不能掌控企业。道德文章固然有趣,却是无法解决实质问题的。再者,企业就如朝廷,在这个地方,什么都会缺,就是决不会缺少对手,即使你如何的身居高位与扫平天下。这样的道理,我想老爷子自然明白。

自出华润后,施生近些年来可谓是辗转几度,几多沧桑与心路坎坷。叹息我们每以进步机械效力个人这一生的最大财富或许并非是如何的成功,而是我们的年龄。人们常说年青就是有资本,谁都不能不服老,以及不能不服社会的变化太快,讲的就是这个理。尽管我们有着尊老敬贤的传统,但首要的还是要能正视自己的贤——不能不服老,更不能去倚老卖老。

施生是读书人,一直坚守着自己固有的原则与信念,因而给人感觉总会吃眼前亏似的,虽说在很多成功人士看来,坚持原则与不吃眼前亏根本就不相冲突。而自古以来,读书人大致分为两种,一种叫文人,另一种叫书生。文人的毛病是“文人相轻”,具体特点为比较无耻外加自卑,你好,他偏说坏,你行,他偏说不行,胆子还小,平时骂骂咧咧,遇上动真格的,又把头缩回去,实在是相当之扯淡。而书生的毛病则是“意气用事”,表现为二秆子加一根筋,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认死理,平时不惹事,事来了就不怕死,没事时就觉得郁郁不得志。照此来看,施生应当属于后一类品格高尚、胸怀抱负的读书人。

大凡读书人都希望有朝一日能施展自己的抱负。前面也说了,企业就如朝廷,而朝廷则主要是靠两类读书人来支撑的——政治家和官僚。实质上这两类人就是同一品种——大家都是混的,先装孙子再装爷爷,半斤对八两。但问题在于,政治家是理想主义者,混出来后就要干事——实现自己的抱负。而官僚则是实用主义者,求的是先保证自己的身位——能干就干不能赶就混。所以说政治家实则都是官僚,而官僚却未必都是政治家;政治家要能通过快速铺放成1个理想的3维形状干,混只是他的手段,干才是他的目的,而官僚要能混。拿此对照施生,我们又可以得出一个结论——老爷子希望自己在朝廷里成为的是完全不用混的政治家。

其实,人的一生,何尝不就是在与周遭玩一场游戏。只是这游戏里的最高技巧,根本就不是你死我活,而是妥协——勇敢而主动的妥协。如凡事太尽,缘分必定早尽。很多时候我们之所以失败,是因为过于强大而破坏了自然界的进化规则,或者自以为强大。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我曾盼望有朝一日向施生请教,但在照面后却最终还是以内心感慨的方式作罢。这大概只因为一句话一个道理——我们很难改变成功人士,但我们可以影响和改变尚未成年的孩子。

四、心何在

前面曾说到施生开始以休闲的姿态,从哲理的角度对人的心进行思考。但首要的问题是——人的心究竟在什么地方?

我们可以说天天都在用心,但对于心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个问题,可能很少有人能够回答出来。在大脑里吗?显然不是,因为那是人们进行思考的器官。在心脏吗?也不对,因为心脏只是人体供血的动力中枢。《现代汉语词典》解释“心”——“习惯上指思想的器官和思想、感情等”。注意,说的是思想的器官,或者思想的本身,而且特别加上“习惯上”。我们日常每每提及的“热心、心意、心情、心愿、心心相映、心有灵犀一点通”往往指的是情感,而“决心、用心、专心、恒心、一心一意”等则指的是人的非智力能力因素。而“生命充实那松开的空隙,而自显其用,是为心。”这句话则似乎将心说得更丰富一些,很有味道,很灵空,只是并非所有人都能懂得它的哲学意味。

关于心之所指都有可能是完全不同的,那么立足于不同所指(定义)的对心的议论于是就自然成了“你敲你的锣,我打我的鼓”。人的心境是难以琢磨和理解的,心境的不同,即使同样的事物,看法就很不一样。即使是不好的事,也一样可以往好处想,一样能让心境得到调整。俄罗斯著名作家契柯夫就专门写过类似意思的文章,记得有这么一些说法:如果不小心划破手指,就跟自己说“还好,没有把手砍掉”;蚊帐烧着了,就跟自己说“还好,烧掉的不是整幢房子”。

因此,我想我们自然是无法探究施生之心的了,这就好比施生亦无法探究我们之心一样。不过本着“一切人,人的一切”的原则,我还是愿意将其心与郭生之心相比较而打出如下比方——如果说郭心拥有的是大气与高度的话,那施心拥有的则是豪气与深度;如果说郭心追求的是价值与的话,那施心追求的则只是兴趣与性格;如果把郭心比作涂料行业的大师的话,那么很遗憾,施心只能是“拥有满腔热血满腹经纶却找不到报效之门的一介书人”;如果说郭心是格瓦纳式的纯粹,那么施心则是矛盾式的盘旋。表面来看,施心与郭心之经历大同小异,只是略显曲折,但实质上,两心之间早已是同途殊归。

正所谓:人心惟危,道心微微;事随境迁,境由心生。是以为结语。

注:本转载内容均注明出处,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过敏荨麻疹用什么药
肺结核胸膜炎症状
年轻人的前列腺增生怎么引起的
口腔溃疡了怎么办